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成果
学术成果

【欧阳雪梅】疫情期间的种族主义

作  者
欧阳雪梅
发表/出版时间
2020年04月17日
学科分类
理论与对策研究
成果类型
论文
发表/出版情况
人民论坛网
PDF全文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暴发,使全球抗疫成为当下乃至今后颇具影响力的事件。在中国抗击疫情最艰难的时刻,100多个国家和数十个国际组织表示支持与慰问:日本在防疫物资上写下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等诗句,韩国把总统说的话做成横幅——“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际,中国慷慨无私地同饱受疫情困扰的国家分享防控和诊疗方案,向多个国家派出医疗专家、捐助医疗物资。这些温暖鼓励、共克时艰的做法是抗疫时期国际社会的主旋律。但同时,种族主义在疫情防控时期的发展动向也值得我们警惕和关注。

  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罔顾事实、突破文明底线的扭曲“中国观”,充分暴露出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

  一是种族主义以“污名化”作为主要手段。2020年2月3日,《华尔街日报》公然以《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为题发表文章,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色彩;2月5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报》在头版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丹麦一家报纸竟然把中国的五星红旗上的五角星,全部用冠状病毒替代;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德国和法国一些出版物对新冠肺炎的报道都不乏种族主义色彩。

  特别是在美国,种族主义愈演愈烈。3月2日,美国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沃特斯在节目中称,“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中国需要正式道歉。他们吃不饱很绝望,所以才吃未煮熟、不安全的食物,这就是科学家们认为是病毒的起源”;3月7日,美国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再次称“中国病毒就是中国的”;3月8日,美国众议院议员保罗·戈萨拉在社交媒体上把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3月10日,美国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中国冠状病毒”一词,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顿甚至声称“中国要对这次的病毒扩散负责”;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是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武汉病毒”,还称由于中方不公开、不透明,美方获得的信息不完善,导致美方落后于疫情挑战。凡此种种,都展现出种族主义以“污名化”为手段展开的强烈攻势。

  种族主义蔓延之下,一些国家对中西方的防疫措施搞双重标准。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将新冠肺炎疫情最大限度地控制在中国,控制在湖北,没有造成大面积蔓延,被证明是有效措施。《纽约时报》连续发布推文,点评中国封城“给人民的生活和自由带来了巨大损失”,意大利封城则是“为遏制冠状病毒肺炎,冒着经济风险”。两条信息发布时间仅仅相隔20分钟,却充分展示了这家标榜“客观公正”的媒体是如何“双标”的。关于规范信息管理,在中国是压制言论自由,在自己则是为了避免恐慌。当欧洲取代中国成为世界疫情“震中”后,欧盟各国自顾不暇,宣布外部边界管控,中方紧急驰援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帮助解决燃眉之急。西方舆论场上却有人戴起地缘政治的有色眼镜,固守种族歧视偏见,将新冠肺炎污名化,并罔顾事实,突破文明底线的扭曲的“中国观”,充分暴露出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冲击着国际社会携手抗击疫情的格局。

  一些地方政客批评煽动种族歧视、散布辱华言论的行为,遭到了国际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媒体的有力抨击和强烈谴责

  在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种族主义的观念和情结有其扎根的土壤。“白人优越论”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达到顶峰,成为国际社会中一种较为常见的论调。20世纪70年代开始,西方国家内部少数民族的民权运动崛起,尤其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使西方国家对种族问题的看法有所改变,至少有所收敛。尽管在盛行“政治上正确”的西方尤其是美国,基于种族的理论已经不为大多数人所认可和接受,但这种在历史上曾经产生巨大作用的理论,已经在潜意识层面成为一些人的种族情结,一有机会就卷土重来。

  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解体后,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学者亨廷顿提出了“文明冲突论”。自美国“9·11事件”之后,西方开始对西方文明的包容能力发生怀疑,知识界和政治人物开始公开承认文化多元主义的失败。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和种族主义思潮的抬头,一些西方政客不断突破二战后形成的一些所谓“政治正确”的底线。2017年,美国已把中国视为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时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强调,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是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美国政府连续出台了一系列反华法案,不断公开挑衅“一个中国”底线。抗击疫情期间,在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针对中国或华人的种族话语和行为也快速死灰复燃,隐含着浓厚的种族主义情结。

  随着疫情态势的发展,一些国家抹黑中国、伤害中国人民的种族主义论调,遭到了越来越多国际正义人士和有正义感的媒体的有力抨击和强烈谴责。2020年2月5日,《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新型冠状病毒重新唤醒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老旋律》,讨论美国日渐成长的反华人社会情绪。截至2月25日,白宫请愿网站上已经有超过11.5万人签名,要求该报就发表辱华文章进行正式道歉,撤回文章或修改文章标题,请愿书表示“不应该容忍种族主义”。该报53名员工近日在致管理层的信中同样要求修改文章标题并向被冒犯者道歉,指出:“这并非编辑独立性的问题,也不是新闻报道和评论之间划分的问题。这是一个错误的标题,它深深地冒犯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许多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凯瑟琳教授表示:“主流媒体发表这样的观点,会在全世界引发更多的恐惧和焦虑,以及对中国人和其他亚洲人越来越多的敌意。这是极其有害和错误的。”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及国际社会要求该报采取措施补过。但是,该报不仅没有理会那些正义的呼声,还刊发社论进行狡辩,态度傲慢。国际社会的主流声音表示,阻击“种族歧视”这个痼疾的发作,也是携手抗击疫情的应有之义:“这些歧视现象令人反感”“阻止疫情蔓延绝不意味着放纵歧视行为”“歧视、羞辱和偏见将对疾病控制产生有害影响”……2月中旬,一个比利时团体拍摄了一段名叫《你会作何反应》的反种族歧视的社会试验视频,使人们认识到歧视带来的伤害。

  世界卫生组织肯定中国为应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总干事谭德塞对中国毫不掩饰地大加赞扬,称“从未见过如此积极应对疫情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外方组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在现场调研后感叹:“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作的贡献,世界欠你们的。当这场疫情过去,希望有机会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我知道在这次疫情过程中,中国人民奉献很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强调,中国人民“正在为全人类作贡献”。国际社会不少人批评煽动种族歧视,散布辱华言论,中伤、抹黑为抗击疫情努力的中国人民,只会给国际社会带来恐慌,破坏抗击疫情的共同努力。而疫情在西方国家失控所发生的一切,撕下了罩在西方国家人们头上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温情脉脉的面纱,优越感顿失,有助于改变人们对中国的认识。意大利外长迪马约表示,意大利政府正密切关注和学习中方抗疫的成功经验。旅意华人华侨在抗疫工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意方将继续全力照顾好他们的健康和安全。

  要对各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予以充分理解,在抗疫中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消除种族主义的负面影响

  消除种族主义的负面影响,要在舆论和行动上进行必要的反击。对近来美国一些政客对中国搞污名化等行为,必须坚决反对并予以必要反击。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频频发表言论抹黑中国,《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发表《不容种族歧视者胡说》《歧视该消停了》等时评;当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一事被曝光后,3月12日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用中英双语连发5条推文怒怼美国:“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中国各驻外使馆对所在国的种族主义言论进行有针对性的驳斥,对这种因趋于政治需要的明显甩锅行为进行揭露,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并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消除种族主义的负面影响,要对各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予以充分理解。在疫情暴发并向全球扩散时,出现了不同的应对方针。疫情先暴发的中国采取的是严控严防以隔离乃至消灭病毒的措施;日本、新加坡则是重视降低死亡率的底线防控。如日本政府采取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基本方针是:“重点救治重症者,最大限度减少死者,防止集团交叉感染发生。”英国政府提出“群体感染”的抗疫模式。美国、英国等欧美国家在前期温和防控失败后,开始采取了极端举措,如封城、封市、封国界等。尽管中国的方法在中国有效,新加坡的方法在新加坡有效,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照抄照搬中国的模式、新加坡的模式。最终,各国都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社会的有效模式。我们前期也有失误,有需要反思的地方,我们的姿态要迥异于种族主义的做法。

  消除种族主义的负面影响,要是让事实说话,让世界听到中国的声音。中国早期的病例80%集中在湖北,采取了强有力的干预措施之后,没有造成全国性大暴发。中国关闭湖北省外出通道,严格管控人员流动;防控举措精准,彻底打破了病毒传播链。这体现在:一是迅速采取行动。8天确定病原体,16天完成检测试剂盒优化,紧急启动应急攻关项目,开展药物临床实验。二是举全国之力支援湖北。340多支医疗队和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超过4万名优秀医务人员紧急驰援湖北,1.5万名重症医学科、感染科、呼吸科、循环内科和麻醉科等专业医护人员开展救治工作。这让大家看到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抗击疫情,不仅全力维护本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有效阻遏了疫情向境外扩散,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消除种族主义的负面影响,要在抗疫中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疫情面前,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也没有哪个个体可以独善其身。与种族主义者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企图把脏水泼到最先受害的中国头上不同,在2020年3月11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愿在毫不放松继续做好本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努力为全球的抗疫斗争作出贡献。主要在以下五个方面:中国同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加强沟通协调。疫情发生后,中方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分享了病毒基因序列信息,及时向有关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及时向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分享信息;中方已经发布了7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6版防控方案,已翻译成多语种同世界各国分享交流;向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派遣医疗专家团队;向国际社会提供药品等防疫物资援助;中方愿同有关国家在药物、疫苗、检测试剂等方面开展科技合作,中国地方政府和民间机构也纷纷向其他国家伸出援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战胜关乎各国人民安危的疫病,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我们坚决维护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坚决维护世界各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努力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作出贡献”,向全世界充分展现出负责任大国的胸怀和担当。《人类简史》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近日在美国《时代》周刊撰文说,为打败病毒,人类要相信科学家,民众要相信公共权威,国家之间要互信。这与种族主义针锋相对。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期待人们摒弃丑陋的种族主义,精诚团结相互合作,共尽保护生命的责任,一起战胜疫情。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博导)